e尊国际客服 中国演技最野的人,都去大街上碰瓷了

 更新时间:2020-01-11 17:36:48

e尊国际客服 中国演技最野的人,都去大街上碰瓷了

e尊国际客服,来源 | vista看天下(id:vistaweek)

作者 | 穆铁柱

已授权,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天下武功,无坚不破,唯快不破,以势赢者势颓则衰,以力胜者力尽则亡。

就在几天前,我还一直以为,所谓江湖,所谓武功,早已随着时代的更迭消散在风中。

历史的车轮碾过,即使是三皇五帝也只能化作书中的符号,在史书里停留十数行,更何况那些武林中人,又何况他们的一招一式。

直到几天前,一件事推翻了所有我对江湖的狭隘想象,我从未如此强烈而清晰地感受到:那个武林,一直在我身边。

这件事说来话长。

在不懂行的人眼里,寥寥数语足以概括——国内最大自残碰瓷团伙覆灭。

但对于每个江湖儿女来说,这件事带来的震撼相当于平地一声惊雷,陡然将那些隐匿于日常生活中不世出的高人强行拉回大众视野,让所有身在江湖或者向往江湖的人意识到:江湖,不曾走远。

原来那些各门各派的传人们,都默契地隐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混迹于新的领域——碰瓷界。

而对于每个江湖儿女来说,这次国内最大自残团伙的落网,意味着葵花派的覆灭。

为了避免混淆,首先声明:此葵花派,是《葵花宝典》的葵花,并非葵花点穴手的葵花。

《葵花宝典》作为葵花派的镇教之宝,个中神奇之处自然不会外传,但是神功先诀的前两句却永远而广泛地流传了下来。

欲练神功,必先自宫。

这句话在流传的过程中,被很多人误解,以为只有斩断子孙根,自请出凡尘才算真的自宫。

其实不然,自宫的终极奥义,在于对自己狠一点、再恨一点的决心和毅力,有了这份狠劲,宫的是啥,其实并不重要。

想出人投地,先自断一臂。这不就是“欲练神功,必先自宫”的现代化表述吗?!

我不先断指,谁先断指。这种狠劲不就是葵花派对自己狠一点的翻版吗?!

这些葵花派的传人以自残式碰瓷之名被大家所熟知,却在名扬天下的当天被迫金盆洗手,也算是武林中一桩奇案。

今天我作为江湖中的边缘人,就带领大家顺藤摸瓜,沿着葵花派门人留下的线索,走进武林,揭开活跃在碰瓷界的各门各派神秘的面纱。

最先被发现的是逍遥派。

逍遥派的暴露同样是因为门派中的独门绝技——“凌波微步”。

没办法,对于碰瓷这种主要和汽车这一高科技交通工具打交道的活动来说,逍遥派传人们凭借着自己矫健的身姿在车流中闪转腾挪的身影,总能轻易吸引大家的目光。

初学者大多先瞄准一个目标,然后使用“凌波微步”发力,用一个看似平平无奇实则暗藏玄机的助跑接近目标。

随后他轻盈的身姿瞬间腾空,轻松跃上汽车的发动机罩,一顿操作巧妙地起到了缓冲作用,既显得场面万分壮烈,又避免了自己受到任何实际的伤害。

作为以轻功见长的门派,不得不提的还有他们对于造型美感的在意。

在过去,他们要衣袂飘飘,白衣如雪,到现在,即使是趴在发动机罩上,他们也要做不一样的烟火,全方位多角度地展现自己的曼妙身姿。

但这也不过是初学者,“凌波微步”练到大成之后,真的勇士能够于车流不息中面不改色,以肉体一次又一次地挑战着科学和人类的极限。

他们中有的人带着咬定青山不放松的执着与坚韧,今天要碰这一辆车,就非得碰上这一辆车不可,车向左他也向左。

汽车右拐也不要紧,他们将自己毕生所学的轻功融会贯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爬起来,追着汽车一起向右。

颇有“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的古代山大王的风流意气。

他们中另外一些人,不囿于一个两个目标的限制,而是在车流中探寻生生不息的蓬勃生命活力。

碰瓷在他们这里更像是一场大型行为艺术,因为他们往往会为了急着物色下一个目标,而忽略了对上一个目标的穷追猛打。

倒下、起来、再倒下、再起来……

练功的枯燥在这些高手奔跑的过程中被体现得淋漓尽致,正是他们日复一日的坚持苦练,才成就了“凌波微步”这一上乘轻功身法。

在碰瓷之路上,轻功固然重要,但内功才是一个武林中人行走江湖的根基所在,没有深厚的内功,任谁来都只会是无根之水,无本之木。

说起内功,没有谁会忽略天山童姥的最高绝学“八荒六合惟我独尊功”。

这门威力奇大的内功只有一个缺点——每隔30年会使修炼者返老还童一次。

或许随着时代的推移,这个缺点也在慢慢被后来者弥补,直到今天,修炼者只会在心智上返老还童,但身材外貌如故。

不然,怎么解释这些碰瓷儿童自行车的大爷大妈呢?

明明自己都比车要大一些,但还是硬生生被小车以摧枯拉朽之势一击即倒,站都站不起来。

儿童自行车都能伤害一个人,那做成汽车样子的儿童玩具车,想必只会有更大的破坏力。

返老还童的“八荒六合惟我独尊功”修炼者们就这样丢掉了所有常识,顺带着也忘了自己早已成年的身形不太可能被这种刚到小腿的玩具车撞倒,干脆利索地坐在地上,业务熟练地开始了孩子一般的哭喊。

孩子还有大人陪着,可能会被这些武林中人拦住,却不至于被吓倒。

但其他不走运的老年人,遇到修炼了顶级内功的这群天山童姥后人,也只能寻求来自世俗的警察救援。

“八荒六合惟我独尊功”虽然名字透露着一股王霸之气,但说到底还是一门有副作用的心法,因此在受欢迎程度上,怎么也比不上《九阳真经》。

作为与《易筋经》和《九阴真经》并驾齐驱的至高无上武学瑰宝,《九阳真经》中流传最广的或许是这几句口诀:“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

《九阳真经》的后世修炼者们将口诀中的云淡风轻发挥到了极致,甭管是多明显、多刻意的碰瓷,只要我能完成自己的表演,尴尬就追不上我。

还有一部分修炼者在发功时带入了自己的情绪,使碰瓷这件事不仅发生得自然而然,甚至还变得合情合理。

略带生气甚至娇嗔地走到车前的大姐,似乎就是你记忆中那个吵架时喜欢撅嘴的姑娘,她停在车前的倩影,似乎不只在说“赔钱”,还在说“讨厌”。

《九阳真经》修炼到至高境界,莫过于将功力融入生活,让旁观者根本看不出修炼者是在散步还是发功。

就像这个奶奶蹒跚而坚定地向镜头走来,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我是司机,根本摸不清奶奶的深浅。

毕竟奶奶无论是神态还是气场都伪装得太过到位,让我们误以为这不过是街边一个再平常不过的老人,哪会把她往世外高人的方向猜测。

直到奶奶面不改色地走到了车前,又面不改色地趴下,某个瞬间我还以为奶奶要在车前做几个俯卧撑……

不过此时此刻还是理智战胜了沙雕,我清楚地意识到了奶奶的所作所为其实是《九阳真经》已臻化境的表现,你以为她在生活,不,她是在不着痕迹地发功。

在碰瓷界,这种此时无声胜有声的碰瓷方式,总能让每个旁观者拍案叫绝。

当然,每个江湖儿女都懂,内功固然重要,但也需要外功的一招一式才能施展开来。

作为现代江湖的藏龙卧虎之地,碰瓷界当然少不了各路外功登峰造极的练家子。

号称天下阳刚之至的降龙十八掌到了今天也在持续发挥着自己的光和热。

降龙十八掌是武学中至刚至坚的拳术,放到碰瓷界,这些心有怒龙的高手的外在表现就是——勇。

纵使摩托车呼啸而过,黑色的浓烟从排气管缓缓喷出,发动机的巨响昭示着这个交通工具的强大与傲慢,但每个龙的传人都不会因此有一丝一毫的畏惧。

恰恰相反,与强者的对撞只会激起他们的好胜心,区区一个油门踩满的摩托车,怎么可能阻拦降龙十八掌的碰瓷之路。

他们奋进,他们冲锋,他们以血肉之躯,撞飞了那个奔驰的摩托。

还有一些降龙十八掌的传人,作为旧时代的代表,他们对于而今的制度充满了各种意义上的不服,所以干脆以身试法,碰瓷警车,试图用最直接也最正面的冲击为降龙十八掌立威。

勇之一字,不止于此。

降龙十八掌谓之大勇,还因为它可以让人克服与生俱来的恐惧。相信大家都知道,人类对于闭眼向后倒的畏惧,其实是一种本能。

而每个后来者在修炼降龙十八掌之后,都兴奋地发现,这种原本深入骨髓的恐惧莫名其妙消失了。再遇到汽车,不需要一瞬间的犹豫,原地弹跳飞身上车这一系列动作流畅到似乎提前演练过几百次。

或许有人会问,飞身上车的那一刻,这些人真的没有一点恐惧吗?

答案很简单,真的没有,一点都没有。

不信你看他们嘴中的烟,没有一丝颤抖,笔直得像是路边的电线杆。

江湖上的武功招数千千万,一千个人里,有一千个自己最爱的武功。

可如果你问我,最喜欢哪一门武林绝学,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说——黯然销魂掌。

原因无他,在所有武功中,威力更大、名声更响、气势更足的功法浩如烟海,但唯独黯然销魂掌,将创作者的心境与招式融为一体,使每一个后学者都在施展之时,不自觉地带上了那股黯然销魂的心境。

一掌出手,你可曾从我的背影中读懂我的落寞。

不过这份落寞终究只停留在招式中,真正的绝顶高手,能够与杨过惺惺相惜,为爱练功,那份黯然,也就更加刻骨铭心。

就像黯然销魂掌的集大成者潘某,奋不顾身地跑到马路中间,最终被车撞飞,也不过是想看看妻子愿不愿意拉他回来,不过是想知道,那个朝夕相对的枕边人,是不是真的爱他。

这种为爱走钢索的心情,或许每个快意恩仇的江湖儿女都曾亲身经历过。

谁又知道,这些不在车里,偏在车底的江湖儿女们,又是不是在爱中受了伤的可怜人呢。

纵观江湖数百年浮浮沉沉、由盛转衰,所有身在其中的人,终究逃不过“轮回”二字。

看似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繁盛,也可能在一夜之间轰然倒塌,看似不劳而获坐地捞钱的买卖,也可能在一夕之间锒铛入狱。

到头来,不过一句“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推荐阅读

如果你觉得今天的文章还不错

动动手指,给壹读君点个赞呗

相关阅读